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该为他们做什么  

2014-02-20 08:20:36|  分类: 自言自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华师大之行,收获颇丰,宏大的国际视角,先进的管理理念,科学的方式方法,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叫板着自己也在做着的“教育”。我在想:当这一剂剂药方摆在你面前的时候,该如何面对,如何融入自己的工作?因为我们毕竟得回来,回到我们自己的世界。

所有的培训和学习都是善意的,但结果却大相径庭,原因是人们用了不同的“拿来主义”。 “拿来主义”在拷问我,路要走哪一条?

选择适合我们的、符合我们的价值追求的拿来,重要的是让它们真正落地生根,守护其成长并让它枝繁叶茂,以下几点,将做尝试:

转嫁新鲜思想,注入生命活力

每位专家的讲座仅仅两个半小时,之所以冲击我们的大脑,是因为含量量极高,我们都感到新鲜,老师们更需要,思想的转角往往带来行为的极大变化。而且很自然,很顺畅。比如说我们都知道“理念”的重要性,但是只知道重要,不知道为什么说它重要。这次培训,钟老先生就讲到人的思想活动有五个层面:信息、知识、理念、思想、智慧,理念是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层面,没有理念,永远谈不上思想和智慧,这样一展开,谁都能感受到转变理念的重要性,不必过多的强调,理解了就接受了。基于这一点认识,我们外出培训后一定要把自己见到的,听到的,悟到的,用尽可能形象可感的方式为老师们全方位地呈现,说不上哪一点就能打动老师们,没有刻意要求,他们也会自觉转身,俗话不是说吗,谁知道那片云彩下雨呢?春风化雨,多么美好的境界。

开辟新的研究方略——田野式教学研究

钟老先生一句话,也是一个大课题让我纠结至今,专家的顶层设计和教师的课堂创造是什么关系?尽管在学习中,专家一再向我们传达:引领者与被引领者要相互引领,但是这两个层面该如何结合,如何着陆,对我们来说,只是个概念。专家高高在上,坐而论道,他们坐在有空调的屋子里,遥控着一线教学,统治着教育思想。老师鞠躬尽瘁,茫然无措,无可奈何地仰视着这些领跑者,揣摩着他们到底要把我们带到何方?

我想,我们有学校,我们有课堂,就有教育的田野,我们做校长的完全可以把专家的教育理想、栽培技术,引进我们的田野,进行我们自己的课堂创造,进而观测总结,再次有针对性的寻求专家引领,逐步提升。突然顿悟:也许校长就应该是顶层设计和教师课堂创造之间的枢纽,二者的结合点应该是课堂。

如果我们能有袁隆平那样的教育家该有多好,和一线教师一起在教育的田野里精耕细作,守望成长,守望收获,这块土地必将生机勃勃,就像大片油菜花在开放,也像金黄的麦浪在翻滚。

清晰的呈现路径和方法

在中国,课改就像环保一样让人提不起精神。

前期,读李炳亭的《高效课堂22条》,他调侃、讽刺、批判传统课堂,让人笑后才觉得心里被刺了一针。

他有直面课改障碍的豪情,也有承担问责的勇气。你看,他站在专家的角度坦言:课改遇到了阻碍,恐怕我们也脱不了干系,客观地说,我们没能给一线教师更好的路径,或者是我们一直轻于研究“实践的方法”,而是整日高调于空泛的理论,无法“手把手”地交给他们怎样改,如何改,这才是制约课改进一步推进的瓶颈所在。

上学期,我们倾心倾力于课堂教学改革,抽丝剥茧,一点一滴,历历在目,对李老师的此番言论深有同感:不是老师们不愿意改,而是不知如何去改,哪怕一个小小的教学环节,转变理念后也要有个清晰的步骤,老师们才能一步步走来,而且还常常遇到困惑,他们还需要理解和鼓励,这些都是理念所不能给予的。所以说理念的引领只能统一认识,接下来的探索“路径和方法”则变得相当重要,因为任何理论离开了方法,都犹如鲜花失去了水分。

和老师们一起研究一套教育实践中得来的“方法论”,就这样,决定了。

用脚板丈量教育,我们共同的使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