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2-06-06 09:07:59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竟然和幼瑜相对地坐着了,在寂寂的、寒冷的夜里,守着一盆木炭火,听着风不住地从纸窗上掠过去……

这仿佛不是真的。这人世上还真有一个幼瑜?一时间我禁不住恍惚。……但这是真的,幼瑜正坐在我的桌子边。我真的看见了她那敛着的双眉、抿着的嘴唇。她穿着一件崭新的、深棕色的呢子短大衣,围着一条白色的尼龙巾,依旧纤弱、文静、雅致,而内心的活动也轻易不能从表情上看出来。只是,显然的,也不象原来那样年轻了,时间毕竟过去了许多,而且又是这样过去的,真叫人有宛若隔世之感。

“幼瑜,”我心里掠过一个想法,便说出来了,“真的,谁想得到呢?……我们可曾想到过吗?我们的又相见,竟然是这样一个我们原来完全不知道名字的小镇上,在这月黑风紧的夜晚,在这样一灯如豆的小屋里……”

我是不无激动地这样说着,但我发觉她默默地,就惭愧起来,说不下去了。一切是这样清楚,这不是多余的?

我们紧要地要说的,当然是关于我们自己;但这太难堪了,叫人不敢轻易提起。……但是,又总是不能沉默下去,后来,我只好挑无关紧要的。

“怎么晚才到,是没搭上车吧?”

“只有在县城的车站上等货车!”

这是不难想见的事实,也是我们彼此清楚的。

“家里的人还好吧?”

“好,有时也不那么好,不是什么样的日子都得过一过?”

这是一本小说里的句子。

“你这一次……”

“是抽到工作队,下乡去。……顺便来看看你。”

“哦,这很顺便。”

但这决不会顺便,非绕道不可。我觉得我的话露了锋芒。但幼瑜她稳住了,没有动声色。

“你看,我们这儿一切就象这个样子!”

“你以为我那儿就一定比你好?”

我笑了,跟着她也笑了。

“幼瑜,我们别这样说话……”

“我并没有要这样说呀!”

但我们终没有别样的谈话,直到小萍来的时候。

小萍给我们带来一包南瓜子。幼瑜对小萍显得很亲切。她喜欢小萍。但也还有一些别的意思。后来,幼瑜提出玩一会牌。我知道她对纸牌是没有兴趣的。小萍则在一旁用眼光征求我的意见。我赞同了,高高兴兴地找出一副纸牌来。

“不用说了,我是输定了。”我一边分牌一边说。

“好吧!”幼瑜满面笑容地说:“我赢好了,——但赢一些什么呢?”她问小萍:“小萍,我们赢一点什么呢?”

小萍笑着,不知道该赢一点什么才好,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

“也许,”我说,“事情真象杰克.伦敦说的那样:他们输掉了一切,却赢得了生活?输就是一种生活?”

幼瑜兴致勃勃地拿到了一手好牌,说:“要真是这样,一切可就够轻松的啦!”

我们把牌玩下去。如果有人能看见我们,一定会以为我们玩得又高兴、又认真。

小萍有些拘谨,牌出得很小心,并不愿意赢。她是真正高兴的,末了,她仔细地算了每一家的得分。

“哟,刚好打平!”她对这样的结局很满意。

“那么,都输了!”幼瑜说,并不看我。

我把牌收拢来:“不能吧?不是有人要差上这么几分?”

“谁呢?”幼瑜问。

我已以把牌合在一起了。

“也只是差五分!”小萍认真地解释:“差五分是不算输赢的。”

幼瑜还是追问:“究竟是谁差五分?输在谁的手里呢?”

“都输在这一副装璜得非常美丽的纸牌之中!”我说。

只有小萍不说话,她觉得自己不会说话,情怯怯地,怕我和幼瑜笑她。

……她俩走了以后,我为幼瑜收拾网袋,里面有一条烟卷,而我可是连续两天没有能够买到烟卷了,于是我把自己抽屉深处的一本小书找出来,用纸包好。那是一本《一个人的遭遇》,我藏下来,准备送给她的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