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何士光《草青青》(六)  

2012-06-06 09:02:12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经过这一次……比方说徘徊吧,我们似乎更亲近了。

小萍匆匆地来,依依地去,在刚下过雨、地面留着浅浅的水凼、树叶也湿漉漉的时候;在如水的阳光浸着草地,小河和林子的时候;在墨一般的夜色笼罩、天与地的界限都消失在混沌之中的时候……

她来了,依样在门限那儿对我无声而明媚地微笑,却更为深情。

在小萍面前,我不敢用卑微的内心来妄自猜测她心中的感情;但是,一个人的心也容不得欺骗自己,从而欺骗别人。当小萍坐在我近旁,那样深情地望着我的时候,她的眼睛里有什么呢?有的是少女的深切的关怀、热爱和信任,使人觉得她的灵魂的纯真的跳动。她的心灵里的一切都向你坦露了,……象这样的,你怎能有一点点委屈呢?于是我想到了幼瑜。这是不能不想到的、也不会不想到的。我知道这一切从情理上究竟该怎样捍才好,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对、不该。

可是我示会在小萍到来的时候有更多的思索和选择的余地,因为从小萍的神情看来,她显然不明白或者来以为这中间还有什么可思索和选择的,不等我说些什么,她已经愉快地微笑着,对我说起话来了,她的眼里的光辉把一切东零西碎的计较都驱散无余了。

但我总不能不对她说明。我优柔地想寻找一个相宜的时机。

小萍总是无误地在一切能够上我这儿的时候到我的屋子里来,有时她走得急,进到屋子里还微微地喘着气,说是晚饭迟了一点,之后又要把家里的水缸担满水迪就来迟了,有时呢,她懊恼地告诉我,说她正要上我这儿来,妈妈却要她做一件家事,她真急了,只好赶紧做完,然后才赶来。接着,就担心地问我是不是等待了很久,是不是不高兴。……其实,我们并没有约定过时间。看见她急急地赶来,听见她的喘息,简直还能窥见她的心跳,我的心激越起来,说不出的难受。

风渐渐地凄紧,雨又潇潇的,树叶都落完了,只剩下灰色的枝干,一进入腊月就下了一场冰凌……小萍依旧来来去去,这之中,旧历的年底来到了。

年是过得很冷清的,除夕我待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,却也听到小街上有一点零星的爆竹。小萍没有来。初一的大清早,她来了,匆匆的,面颊因冷风的吹拂而红润润的。

“孙老师,你以为我不来了吧?”

她一进门就仔细地捉摸我的脸色。

“我心里真着急!”她坐不下来,一直走近我。“昨晚上我是要来的,但家里的人不让我出门,……两个叔叔拉着大家打牌。我一点也没有心思。我想,你一定在等我。……但叔叔们是从老远的地方来看我们的!”

她告诉我她有两个叔叔,一个是本省的兰县,一个在北方的一座城市里,今年约好了来看他们一家,她吃早饭的时候还一定得赶回去。

“小萍,你今天就不要来了。”

“我不!……”她着急地说,“今早上我家里有客人来,徐老师也在的,……吃年糕,我给你带来了!”

她捧给我一个红纸包,外面依旧包着她的手绢。是蒸好了的、又圆又小的米糕。

“并不是很好吃,只是好玩,每一块都拴上腰带,”她爱娇地说,“……是我做的。”

是的,每一块都系着很匀净的、切得细丝的白菜。

她为我把森炭火加大一些,又把我一夜在烟灰碟里积下的烟灰倒掉,才走了。临走,她走到我的面前,站着,直视我,用差不多恳求的声音对我说,要我一定等她,她一定要来的,早饭一吃完就来。

我准备用小萍送给我的年糕做早饭,但我掂在手里,终于一块也没有吃。

她真的很快就回来了。

她径直地推开门,投给我一个会心的微笑,转过身仔细地把门掩好。直到挪过凳子坐好之后,她才透过一口气,隔着猩红燃着的木炭,把她的手伸给我,仿佛说:“好了,我们现在在一起了!”

我们谈起话来。……后来,小萍向我问起一支歌曲,问我是不是刻那些歌词,因为她无意中听见他们学校里的一位老师唱过一次,很喜欢。我记不清楚了,那是原来的一支并不怎么好的电影歌曲,不知怎样一来又被人们悄悄拾起来。但我记得我曾经偶然习过一本歌曲集,就站起来,为她在书箱里找一找。

没有找到,几次的迁徙\查抄,手边的一点书籍早失散得不剩几本了,但是,却不知从哪一本书里翻出几张照片,簌簌地掉在地上。

“照片?”小萍问,“谁的呢?”

我一一地拾起来,失笑了:“我的。”

“快给我看看!”

那是几年以前拍摄的,象我们的流年一样模糊而黯淡了,不知怎样还存留下来。我想了想,把它们递给小萍。、

不多的几张,她一张张地仔细看过去。把照片还给我时,她却留下了一张。

“这一张,”她把照片捏在手里,那是很小的一张,“就不还了,好吗?”

一时我没有话。

“孙老师,”她又问,眼光闪烁着,“……好吗?”

“可是,小萍,这不是一张……别人的照片?”

“嗯?”

“而且,是一张……,你不该留着它,……就是我送给你,你也不应该要。”

小萍似乎明白一点什么了,我看见她的双额绯红起来。

“孙老师,”她低下了头,轻声地说,“我并没有……随便要别人的,……这是你的……”

一张照片也许是不要紧的,但我心里所想的并不是一张照片。

我终于说出来了:“小萍,你知不知道呢?我有一位……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我惊诧了:“你知道些什么呢?从那儿知道的呢?”

“我听我们学校里的老师说的,说她在大城市里工作,原来是你的同学……”

哦,小萍她不是不知道,而是知道的。我不由得又象上次一样,聚拢眼光来,长久地注视着她……

但她依然明媚地笑着,从她美丽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阴影,一丝格外的情形。后来,她被我看得有些害羞了。
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呢?”她说轻轻地用手推我的膝盖,摇醒我。接着,她象原来一样顽皮地说:“我这样子,和往天又有什么不同!”

“那么,小萍,你是怎么想的呢?”

“什么怎么想?”她茫然地问我,不明白。

“……就是,关于她……”

“哦,”她恍悟过来,现出一种羡慕的神情,热忱地说起来,“我想过,想过好多次呢!我想,她一定很好,不管那方面都好,完全不象我这咱野样子,也不象我们这儿随便哪 一个。还有呢,她对你一定很好!”

小萍她是这样想的!她的话里完全没有哪怕一丝正言若反的意味。

“还有呢?”我问。

“还有,我想不到了。”她摇摇头,因此而很自愧。

我默然了。我想问小萍: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还要上我这儿来呢?为什么还要对我怎么好呢?但我没有问。能为什么呢?难道可以这样问小萍吗?……可以问幼瑜为什么不来,却不必问小萍为什么要来!

……但是,就在当天下午,小萍走后不久,我十分意外地接到一份电报;是幼瑜发来的,她说四天以后要到青羊场来。

这简直有些叫人不相信……,也许,幼瑜她……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