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shi er  

2012-06-06 09:12:22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二

夜色来临的时候,小萍又来到我屋子里。还要过几天才能开学,四下里情悄悄的。那晨我划烯了一根火柴,正要去点燃卓桌上的油灯,一道淡淡的光亮从窗口射到桌面上来。我们一同向窗外望去,原来是猩红的、又大又圆的月亮,从对面那座黑森森的\长满小树丛的山上露出面来了,显得离我们那么近。月光照亮了近处的林子,也散出了许多摇晃的暗影,使人觉得转置身的是一个陌生而亲切、童话般的世界。

春天的夜晚是这样的生动!温暖,潮湿,刺人鼻息。有隐隐约约的、切切察察的声音不断传来,好象在那些夜色的深处有精灵在活跃。这就使人觉得自己的屋子太狭小了,气闷,油灯也太憔悴。

“小萍,”我对她说,“我们到外面去走走吧,已经暖和了!”

"我正想这么说呢?"小萍欢欣得很,“但怕你不愿意。”

学校座落的土坡正对着月亮,我信走到斜坡上的时候,月亮整个地现出来了,低低地挂着,静瑰的,象一只大铜盘。

“我们坐一会好吗?”我问小萍。

脚 下的草那么柔嫩,手摸着,微微的湿润。小萍说:“不要紧。”我们就坐下了。

月光是暗红的,只有水田才反映出淡淡的光彩,之处的林子\山丘,是一片层次错综的黑色。月色与夜色融在一起,象茶一样浓,酒一样醺,比中夜的月明星稀更使人沉醉。而四下又是这样的绝无人迹,入耳的是渐渐起来的蛙声,还有不知名的夜鸟合影偶尔啼叫,和似有若无的虫吟……:我很快地沉寂下去了,小萍坐在我的身旁,抱着双膝,也默不作语。这时,人的心思象朝雾一样散漫,又象暮云一样凝重。

从侧面看过去,我也 看见小萍的眼光是那样的炽热、安祥、柔和。

“告诉我,小萍,你在想些什么?”

“我在想,我还从来没有象这样的月光下静静地坐过,这多么好啊?”小萍轻柔地说着,夹着一点叹息。“我们原来,总是在月亮下跳哟,嚷哟,不知道这样坐一会……”

“可是,这样清静,你害怕吗?”

“我不怕。和你在一起,我不怕,永远这样坐下去才好呢!”

我心里估量着小萍的话。我知道,与其说小萍是沉浸在夜色里,无宁说小萍是沉浸在自己如夜色一样醇的爱里。

蓦地,小萍转过脸来对着我。

“啊,我想起来了,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,”她说,“……我是想等你回来就告诉你的!”

“你讲吧,小萍!”

“你走了不久,我家里来了一个客人,一位女的,又是另外一家人请她上我家来的……”

“唔,还这样复杂?”

“你才不知道呢,她到我家来,是向我妈妈说我……”

“说你?”

“是呀!”

我有一点不明白,但跟着恍悟了。

“是说媒?”

“就是哟,真好玩呢?”

小萍笑起来,一点也不忸怩,仿佛这并不是和她相关的事情。……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——而且一定会发生的,我开始用心地听。

“那一家,”小萍继续说,“有一个儿子,我们小时候同时住过一个院子,现在,通过他爸爸的活动,在药材公司工作。”

她停住不说了,仿佛事情已经说完。

我说:“小萍,那个人怎么样呢?”

“你说怎么样呢?”小萍反问我,很淘气的样子。她看了我一眼,忽地警觉起来:“孙老师,你不要笑我……”

“没有。小萍,我没有笑你!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呢?”

“小萍,真的没有,……我是问一问,那个人怎么样,还有……”

小萍惊慌起来:“啊,孙老师,你以为我会同意?”

她一下子变得悲哀了,低下头去。

“哦,小萍,你听我说……”

她不听,连连地摇头。

“……孙老师,我知道,你是不相信我的,”她难受地说,依旧低着头,“可是,只要你觉得好,你就带我走,随你走到那里,我都愿意跟你一起去……”

我不说话了,久久地不说话了。小萍会象这样,我本来也 不是不知道;尽管如此,我还是深深地震动了,感到不能再拖延了,一刻也不能再拖延了!

经过这一段来的思虑,我清楚事情是容不得我背过身去的。自欺,倘使能够,倒也罢了,但是欺人,而且是欺骗小萍这样一个有着黄金一样心肠的姑娘,怎么成呢?虽然我不相信人的生命和日子会长久停滞,不相信浩浩荡荡的江河水会不往东而流向海洋,但我深知自己,在眼下,还有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,是不会有平安的日子奉献给小萍的;我不是已经这样牵累了幼瑜?又怎能加上小萍?撇开这一点,我既然还背负着与幼瑜连在一起的爱情十字架,就还没有一份磊落而无愧的爱可奉献给小萍,然后和她在人生的途程上携手而行!至少。在八月我见到幼瑜以前,我决不能再牵连小萍。这一点,也许过于刻板了,但是,有什么好推诿呢?我们毕竟是东方这一片土地上的儿女!对了,八月,那是幼瑜那么郑重地说到的,我也感到那将是一个终结的日子,虽然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,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,并非结尾的终结!我必须毫不讳忌地对小萍说明这一切……

“小萍!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有些话,想跟你讲……”

她柔顺地抬起头,隐忍地望着我,对我点头。

我不由得有些犹豫,但还是下了决心。

“小萍,”我激动地说:“我不能欺骗你,也不能不为你考虑……”

接下去,我急急忙忙在,把心里所想到的都对她讲了。

小萍听着,神色越来越惊惶。

“不,不,孙老师,你咋会这样想呢?”我刚一说完,小萍就急迫地说:“你没有欺骗我,你一点也没有欺骗我,孙老师,你真的一点也没有欺骗我!你说的这些我全都知道,你不要这样想,都是我自己想这样的,你不要……”

小萍那样慌乱、紧张,使我心一下子胀痛起来。而且我顿时感动她说的话是对的,我确实也没有欺骗她,没有把什么事情瞒住她,不,事情不在这里。我有些撑持不住,但还是尽力支撑着。所谓欺骗,并非只是对过去而言;隐瞒过去的真相,当然是一种欺骗;隐瞒将来的真相呢?用虚幻的图象来遮掩人们现时的眼目呢?从某种意义上说,则是一种更大的欺骗!

“小萍,我没有向你隐瞒过去的事情,但我更不能对你隐瞒今后的事情,这才是更要紧的……”

我略一停,把话说下去:“所以,今后你不能再到我这里来,我也再不能和你这样相见!”

我是断然地把话说完的。

小萍完全惊骇了,好一阵子也说不出话来。这实在是过于突然了?或者,我的态度过于严厉了?她的动人的嘴唇哆嗦着,仿佛不敢把话说出来,年轻而美丽的脸庞那样的绝望而凄凉,叫人不敢多看她一眼。

……一只夜鸟不知从那一片林子里啼叫起来,啊——啊!啊——啊!啊啊,啊啊……

“孙老师,”小萍低下头去,轻得象叹息一样地说,“你真要……这样?”

“真的,小萍,这是为了你好!”

“要是我……又来了呢?”

“不,小萍,你不要来……”

接下去,我说了好些话劝她。那当然是一些好话,无非说她的生命正年轻,将有另外的日子,不该象这样受我牵累。但不知为什么,说下去的时候,连自己也觉得空泛,不,不光是空泛,还总觉得蹊跷,疑心自己,感到有些地方不得要领。但我还是说下去,仿佛我心里藏着什么我还不能捕捉不住的怯惧,不仅是在劝小萍,而且也是在劝自己,要让自己也相信事情确实是象这样的……

后来我们回去。那时雾岚在树林旁边浮动,地上有寒气在散开,细草郠 湿润了。我送了小萍很远,从另一条小路绕过学校,直到靠近街子的地方。一路上小萍都没有说话,只是在分手的时候,才抬起头来凄切在看着我。

“小萍,再见了!……也许,过了好久之后,我们还会见面的!”

小萍不说话,仍那样望着我,长长在摇头。

一颗细小的、黄色的流星从深蓝色的夜幕上划过,……隐隐的狗吠传过来。

我一个顺着小路往回走,回到小屋里匆匆地点亮油灯,打开抽屉来寻找烟卷。我想坐下来,清理一会乱纷纷的思路。但我坐不下来。我不是终于卸下了一份很重负?但我却感到一种更为严厉的、我还不清楚的重压。我隐隐感到了事情的是似而非,感到所谓的决断之中正藏着一种渺小,而表面的坚定之下有的不过是推卸和怯弱。……我开始安慰自己,说这不过是一时的难受罢了,开始的时候还困难一点,但慢慢的会好起来,人总是这样的,而一时的难受又总是远胜长久的负疚!

我想找地本书出来廓清一下我心中弥漫的尘埃,让别人的深沉的灵魂来照亮一回我心中弥漫的灰雾,在过去的日子里我常常这样救自己。但那夜晚,我找不到一本合适的:说理的,刻板而沉重;叙事的,冗长而萎琐;悲伤的,显得过份矫揉;欢乐的,不过是一种浅薄的轻松!……我终于推开了书本,决定到春夜里去走一走。

门依旧吱呀地打开,我正要跨出去的时候,却怔住了。

小萍!

她正倚在门限那儿,不知已经过了多久!

“小萍,”我喊道:“你……春寒啊!”

她不说话,只是那悲愁而钟情地望着我;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,飘零的发丝贴在面颊上,眼里的雾一样思虑,看一看都要叫人心碎。

“……孙老师,这真叫人……害怕……”小萍靠着我,啜泣起来了,“要是……你就这样……不理我,叫我……怎么办呢?……”

我说不出话来。我的心里有一道好强劲的、好博大的旋律在展开,象满荡荡的江水一样漫过去。小萍她爱我,她不过是整个心充满爱就是了,没有虚荣的推敲,也没有利害的计较,只呈现出来,而不要求回报;人们心里的爱有这样宽阔吗?人们心底里的爱正是这样宽阔!一时间我明白过来了,相形之下,我心里的那一点考虑,实在庸俗而窄狭,而我的那一点点决断,也只来过是一点怯弱、利已、可笑的忸怩作态,也不比涓生的躲到别人施舍的炉子跟前高明不了多少!

“小萍,快坐下来,”我连忙说:“你快坐下来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