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shiyi  

2012-06-06 09:11:20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一

转眼青山带雨,原草含晖,风也变得轻柔;人间的沧桑到底不能羁留轮转的节令,雨雨风风之中,又一个春天姗姗来临……

三月里,我从漆树坳回到了青羊场。小街虽然地如昔日,是一片暗淡的青灰,却也掩抑不住春光明媚。匆匆地踏上操场那几道石梯,我就看见我的小屋前面添了桃李的蓓蕾!

……走完那一片泥地,我看见屋子没有上锁,门是掩着的。我心跳了,因为我离开的时候,给小萍留下一把钥匙。我怯怯的,不知该怎样去推开那一扇门,却不知是我毫不在意地推开过几多次的!我正踌躇的时候,门咿呀一声开了,倚在门那儿的正是小萍!

“你回来了,孙老师!”她立即投给我一个深情而欣慰的微笑。我那样熟悉的、足以刻骨铭心的微笑。

不必说这一句话是多么的平常而微不足道,也不必说这一句话是这样的使人荡气回肠。我终于又见到了小萍,感动到了她的心跳,她的如玉一样的温良,和她的铃兰一样的芬芳……

她立即为我张罗起来,沏茶,安放座位。屋子里井井有条,火燃得很旺,飘动着细小、蓝色的火苗。我往火堆里烘着双手,往四下打量。小萍看着我,等我说出些什么。

“小萍,”直到现在我们缓过一口气来,坐好,我才说,“很久没有见到你了……”

她默默地低下了头,把她的手压在我的手上。

……过了一会,她倏地坐直了身子,仿佛想起了什么紧要的、愉快的事情,眼光闪亮地望着我,还没有说话就预先地感到了快乐。

“孙老师,”她说,把手伸进衣袋,“温姐姐来信了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有两封。——我每天都去邮电所的!”

我把信接过来,拆开了第一封。

 

孟陶:

离开青羊场之后一路平安,可勿念。

你大概从乡下回来了吧。

请你忘了我好了,永远、永远地。

深深地问小萍好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幼瑜   二月三日

小萍说:“这样短?”

她转过头满心忧虑地看着我。

我拆开了第二封。

 

 

孟陶:

   昨天,我猛的抬起头来,你说我看见什么了呢?看见了一枝水灵灵的桃花,映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上。大自然又春意盎然了!我不由得回过头来,可是,我的身边并不象以前那样,完全不象,有一个人并不在我身旁。也许走完这条小路,从拐弯那儿,他会迎面走过来?他跨着步子的样子,我都 看得清清楚楚,然而,小路走完了,那个人并没有迎面走来。唉,你说,这叫人多么难堪!

   有时我真想丢开身边的这一切,到他那儿去,不再看见眼前的这些脸孔,只要他好好待我就行了。但是,我想起子君来了,我们在一起过下去,是不是也有那么一天,她和她的涓生终于会过不下去呢?有时,我看着从头上飞过的白云{当然,这未免俗套},望走上那云端去,然而,低下头来,只看见自己一双可怜的脚。

  从前,我们一起看过一本《罗亭》,真为罗亭在爱情的紧关节要的时候撒手而懊伤,但我不是娜达丽娅,我刚好象是罗亭。在第一次考验来到的时候我就碰得粉碎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经过这样一次洗礼,我们慢慢会变得坚实起来。

但我知道,,我已深深地伤了他的心,我不会不明白,我不能用另外的人来代替他,可是,我们在一起,1+1=2,两个人的烦恼会大于一个人的烦恼,更不要说现在,1+2=3,他不能原谅我吗?象安娜.卡列尼娜说的那样,如果你不能原谅,那你就不要原谅,因为你如果要原谅,就得经历我所经历过的,愿上帝免了你这个!

我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步子,我在一步一步地赶,可是,我这样的行止不定、不前,不让人讨厌吗?他走得远远的,我觉得我已经捕捉不到他的思想的小鸟,待我们在一起,能过得好吗?

请写信来,在这儿的人盼信象盼大雁一样,然而,能飞来的大雁却不多,只不过一二只!

另外,请记住,无论如何,在八月里学校里放假的时候,一定回来一次,千万来一次!

再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幼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月二十七日

 

 

这封信长一些,使小萍得到了一点安慰。

“温姐姐写信写得多好啊!”小萍说,神情是深深向往的。

略一停,浊萍问道:“孙老师,温姐姐说的“他”就是指你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么,孙老师,子君是一个什么人呢?”

“哦,一个善良、真诚而美丽的姑娘,鲁迅先生写在一篇叫《伤逝》的小说里,她为爱情尽了苦难,最后死去!”

我随口说着,心里还在想着幼瑜的信,但是说到这儿,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停住了;如果说子君是一个善良、真诚而美丽的姑娘,那么小萍呢,小萍不是象天使一样?到头来,一切会怎么样呢?

小萍理思量着,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思,她默默地点点头,跟着问道:

“那么,涓生呢?”

“涓生?”我冷冷地说,不知怎样一来变得有些激动:“他平庸,软弱,利已,看不清生活的严厉,也 不会权衡自己的能力;他没有力量从生活的海洋中撑过自己和船去,却又不能自甘淡泊,由自己一个人来肩负苦难,忍心让一位姑娘来和他自己一道受苦……”

我说着,那种要赶快把话向小萍说明、要赶紧做一些什么事情的想法,在我的心头见其强烈了,因为,能让一个难受的,往往还未见得是自身经受的苦难,要那种眼见你亲爱的人在为你受苦,而你自己却无力相救,才是一种莫大的悲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