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shi  

2012-06-06 09:10:11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晚上小萍很早就来了。看见小萍,我才相信幼瑜真的来过了,而我也是真是活在人世上的,真正置身青羊场,而不是在梦里。

当然,我们谈起了幼瑜。

“温姐姐真好……”小萍回忆着,眼色地样温馨。

“是吗?”

“那样的秀气,走起路来轻轻的,一步一步的,……好会说话啊,懂那么多事情!”

我笑了,“走路能不是一步一步吗?”

“我呢,就不行!”小萍沉思着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孙老师,”她继续说,“也许,昨天不该是我去接温姐姐……”

“为什么呢?”我思量着小萍为什么说会这样想。“……对了,你怎么接住她的呢?”

“其实,我也还没有想清楚,不知怎样的好。……但是,天快黑下来的时候,我正要到你这儿来,突然,听到开过一辆车子,……我马上跑到街上去。刚好温姐姐从车上下来。……我一看,就觉得她一定是温姐姐,不知道怎么样就走过去,慌慌张张地说:“……你是温姐姐吧?””

“幸好我没有认错!”她高兴地接着说,欣慰地笑起来。“开始,我真慌张,后来就好了。……温姐姐开始让人有些害怕,我生怕说错了话,怕她笑我,其实,她对人很好,脾气特别好!……昨晚上,她在我家,还和我说了好久的话呢!”

“哦,你们说了些什么话呢?”

“也没有什么,这样那样的事情。”小萍转过她的脸庞来,象往常那样的眼光直直地看着我,神情有些疑惑:“孙老师,我请温姐姐到我家去住,又来和你们一起玩,你们心里……是不是会不高兴呢?”

“哦,小萍,那我们真的是不知好歹了!不是她邀请你来的吗?”

“这到是的。”

小萍想了想,放心地笑了。

……窗外风吹得很响,是春风了吗?

“孙老师,温姐姐她一个人还要赶到乡下去?”

“唔,是的。”

我没有把另一个人说出来。

“啊!”小萍赞叹说:“走得好远哟……”

“小萍,有的时候,人们不得不这样。”

她思索地点点头。

我们静默了一会。小萍的神情不象往常那样明丽,戚戚的,心头象有些什么疑虑。

后来,她抬起了头:“孙老师,我想不起来,温姐姐家里的人为什么会不高兴你。”

原来是这样!

“小萍,”我笑了,“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生活得好一点呢?”

“他们觉得温姐姐和你在一起不好?”

“你看,这样远,这样苦,而且还不知道下一刻就会发生什么不幸……”

“不,”小萍摇摇头,轻声地说,“这不要紧!”

“可是,小萍,这不能说不要紧……”

小萍仍旧摇头,思量地说:“只要温姐姐自己觉得好就行!”

“温姐姐也不觉得那么好。”

“真的?”小萍转过身脸来,吃惊地望着我,不相信。“温姐姐觉得和你在一起不好?”

在小萍看来,这怎么会、怎么可能呢?

我停了一停,说:“好的;但是,到后来,渐渐地也就觉得不那么好了。”

“哦,孙老师,这怎么会呢?”

“小萍,……如果你现在还不明白,那么,到以后,慢慢的你也会明白了……”

“以后和现在会不一样?我不信!”

“但是,小萍,会的。”

“才不哪!”小萍摇头。跟着,她仿佛明白了什么,惊惶失起来:“孙老师,你说的话,也是在说我,……不相信我!”

“啊!小萍……”

我没有想到谈话一下子会变得这样尖锐,十分的不安了,好一会说不出话来,……我能说什么呢?我能对小萍说些什么呢?

我徒然地在心里搜寻着的时候,小萍在一旁默默地不说话,微微低着头。

后来,她仿佛拿定了什么主意,抬起头来,眼光闪烁着,直直地望着前面,低低地说:

“……我知道,你会不相信;可是孙老师,你看我以后吧!……”

她的双眉微微蹙着,隐隐地露出一股英气,仿佛在心底里印证一些什么。略一停,她点了点头,又说了一遍:

“你看吧,孙老师!”

我还不瘟见过小萍的神情这样严毅。这种庄重的神情使她的面庞更加美丽动人,简直要深深地嵌进人的心底,使人想到温柔的心并不是软弱的心,会比冷漠的心更坚韧,让人从此不能疑惑她的挚诚。

我连忙用一些话对她解释。显然,我的解释并不清楚。但小萍并不在意,既然她那么相信自己,尽可以不在意了。

……那天晚上,小萍久久地不肯离去。一直陪着我,仿佛她一旦走开我就会有什么不幸。这一半也是因为我们在分开一段了,第二天下午老师们就要集中,然后到乡里去,直到学校开学才能回来;多久才能开学,这都是预选不能料定的,所以我和小萍也不知道要隔多久才能相见。

“孙老师,”临了,到了不得不告别的时候,小萍要我向她保证,“我走了以后,你再也不要去想伤心的事情!___不然我不走!”

“好,我不想。”

“也不要再看书!”

“不看了。”

“马上睡觉?”

“是的,马上!”

她仰起头来,切近地看着我,看我回答是不是只是为了安慰她。

“小萍,真的!”

她放心地笑了:“那么,我走了!”

她不反对我送她一段,我们一疲乏 走出屋子。夜是寒冷而漆黑的。隔着一坝水田,对面的山坡上,有一些小小的,摇曳着的灯光。那是烛光,三点五点地连成行,在谁家的土坟前焕燃着。这是不允许的,但有人还是悄悄地在给新年前去世的长辈献上了,在深厚的夜色里显得那样无声而微茫,使人想起人的短暂而又悠长的日子。

在斜坡上,在一堆砌起来的砖块旁边,我们停住,小萍转过身来,站在我的面前,象早先那样切近地看着我,并把她的手伸给我。

“孙老师,你答应了我的!”

“什么呢?”

“嗨,你刚才说的!”

“哦,”我恍悟过来,笑了“好的,我回去就睡觉。”

我们分别了。……以后,我被编入工作队,跟着一位副书记,住进了一处叫漆树坳的地方。那儿的人们不愿一道 出工做活路,而是悄悄地分成小组来种庄稼,有人买烟叶,冬天还有人烧砖瓦,还有人到远处去做木匠,这些都是关系到路线和道路的事情,必须一一制止,并使其以后不能再发生。

漆树坳里的乡亲们用阴郁的眼光看着我们。我的房东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,多一句话也不同我说,总是用包谷、菜叶和少许大米做了晚饭,吃完就早早地熄了油灯睡觉。我无法睡得那样早;但天气寒冷,屋里没有一点火星,我也只好躺下来,在一片漆黑之中想自己的心事。

不知为什么,在那些夜里,我常常无端地想起夸父追日和普罗米修斯窍火的古老故事,想到了人们的渴望和深刻的智慧,觉得这两个故事加在一起,人们的愿望就表达得很完善了。

自然,我还久久地想到了小萍。一想到小萍,我心里就禁不住一阵阵急切,觉得有好些话则必须尽快向小萍说明,而有好些事情则必须尽快动手去做,不然就会失去一些什么或者空负一些什么,铸成什么令人颤栗的大错……

我得尽快把这一些想清楚,找到一个头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