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何士光《草青青》(五)  

2012-06-06 09:00:35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那以后,小萍就常到我的屋子里来。在那些静悄悄的星期天,在那繁星满天或月黑头的夜晚,四下里沉静下来而我的心也沉寂起来的时候,我便能听到她轻轻的却是急促的脚步声……

她不敲门,总是在门那儿停下来,轻声地叫我。她那轻俏的声音每一次都使我深深的颤动。门咿呀地打开,就切近地现出她的美丽而稚气的脸庞。夜色朦胧,淡淡的油灯光线照亮,她的双眉那样青黛,眼里闪亮着清明动人的光辉。她既时对我顽皮地一笑,那样任性,又那样以柔情,仿佛说:

“你看,我又来了……”

她差不多总要给我带一点东西。一把葵花子,那是她上我这儿的时候,顺便从街上买来的,包在一张小小的,印着细碎的花瓣的手绢里。一只桔子或几颗水果糖,那是她妈妈分给她和弟弟的,她为我留下了。

“孙老师,”她笑着,把糖果递给我,一点也不觉得零碎和拮据,“妈妈今天给我的……”

跟着她自己也剥开一块,用她白亮而细密的牙齿试着咬了一下,送进口里,一边的面颊可爱地鼓起一些来,同时把剥下来的糖纸用心折成一只小小的方块。

“街上买的?”我看着,也禁不住把一张透明的糖纸剥开。

她点点头:“就这样一种。”

接下来,我们谈起话来。她开始告诉我青羊场上新发生的各种事情。比方他们学校里有两位老师昨天下午吵架了,吵得很厉害,老师们分成两种意见,各自站在一边,“一点小事,为什么会吵起来呢?”她的眼睛思索地闪亮着,有些困惑。但她跟着又灿烂地笑起来了,想起了别的愉快的事情。高兴地告诉我,县里有一个电影队要到街上来映《卖花姑娘》了,消息已经传过了好久,一直没有来,但是这一次真的要来了,已经有人向每一户人家收钱,凑足了就放映。她用眼光直直地看着我:“孙老师,《卖花姑娘》你看过吗?他们说很好看的,比《地道战》好看,是不是呢?”

“也许吧……”我说,“我也没看过。”

她说完了一点,总是经停下来,用她明媚的眼光那样信任地看着我,等着我回答她。她相信我,总以为我懂得很多,那些都是她一点也不明白的,我的看法一定是对的,不会哄骗她,有时候,我斟酌着,说得并不清楚,她也微微蹙着眉,认真地思量。静静地点头,仿佛那不清楚是她自己的能力不够。这总是使我很惶恐,一次又一次地用心挑选字汇。

小萍来的时候,还总不忘在手里带一个练习本什么的,使人要细细在体味这训少女的细致的用心。倘若糼瑜,这是用来表现少女和矜持的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糼瑜约好在文汇大街的岔路口那儿相见。我早早地去了,等着她。她也来了,没有一点笑容,寂寂的样子,说是她妈要她上街来买一只茶杯,她才到街上来的。我在心底里笑了,对她说:那么我们在下一次相见的时候,就该买茶叶了,我总之是会有这种好运道的。她听了也不笑,还是那种寂寂的表情,但我们慢步了一个晚上,杯子到底没有买。……小萍的练习本呢,虽然和糼瑜的茶杯一样,是一种无力的遮掩,却不是对着我的。小萍似乎自己也觉得好笑,一进到屋里,就把练习本丢在一旁,对我坦然地微笑,……直到走的时候,又才把那卷成圆筒的本子拾起来。

这种会心的微笑,会一下子使彼此的心亲近起来,生出浸人的柔情。但也就是这样的时候,我的心底深处却浮起了阴影。这样下去,会不会生出一些枝叶来连累小萍?……

一个风吹得很厉害的黄昏,我不知道小萍会不会来,但我还是把房门给她留下了,自己得出去一会,因为学校里响起了召集老师们的钟声,说不定又有什么紧急的事情。

但没有紧急的事情,是县里有一个电话会议的精神要传达。我们的日子很大一部份是由惊惊慌慌的会议来渲染的。我回来的时候,小萍正坐在我那张椅子上。

她一见我,就站起来让坐。

“回来了?”好倚着桌子站好,眼光愉快地闪亮,说,“我在你的抽屉里放了一件东西……”

“怎样的一件东西呢?”我问,并用手去拉抽屉的把手。

她伸过手来,压住我的手。

“不能看?”我停住。

她柔情地看着我,说:“等我走了,你再看……好不好?”

我坐下,往椅背上靠下去。

“小萍,”我说,“这样,就叫我更想马上看了。”

她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“其实呢,”她说,又很快地抬起了头:“也没有什么……”

“那么,我现在……?”

她想了一想说:“好吧!……只是,你不要笑我。”

是一只煮熟了的咸蛋。

“唔?”我不明白这为什么不能看。

“那天你不是说过,今天是你的生日?”

“哦,”我笑起来,“好象是吧,可是……”

“是……这样吗?”

我一下子沉吟起来,不由得把眼光久久地望着她。好风年了,这是我第一次过生日。

小萍略带一点惊讶地看着我,仿佛说:莫非你不相信?真的是这样呀!

“孙老师,”过后她试着说,“你……不高兴?”

“不,小萍,不是……”

透过她的挚诚的眼光,我不是从原来那种痛苦的角度,而是从加一种生动的角度,感到了我作为一个人的真实的存在。同时,我那心里的阴影,又在疾速地散开……

“那么,孙老师,……你在想些什么呢?”

她立即发觉了我心头的异样,急切起来,不安地问我。我心里只要有一点小小的涟漪,她总是一下子就能感到。

“小萍,嗯,你知道……”我想了一想,就决定对她把我心里的忧虑讲出来。人世生活的严峻竟是要由我向小萍不说明,这使我的心里一阵冷凉,但也不能不这样。我开始向她说到我的处境,用上了资产阶级思想、批判、改造,这样一些我们在一起还不曾用过的字眼。我说下去,尽量把情形说得我实际的处境一样严重……

我还没有说完,小萍笑了,如释重负地笑了……

“孙老师,”她说,“你不要想这些……”

是这样吗?就只是为了这一点吗?那你完全不要担忧好了!她的笑容和眼光都是在对我这样说。

“可是,小萍,你要知道……”

“不会的!”她热切地打断我,“孙老师,不会的!……不是的!……”

我想告诉她不想是不成的,因为不论你高兴也罢,不高兴也罢,它总是铁一样存在,不容我们背过身去。但她只是摇头,对我微笑,要我放心。……她的一颗心那样朴素而实在,你可以用严谨的逻辑形式向她证明人象狗,因为你家的狗象邻家的猴子,猴子又象类人猿,而类人猿是象人的,所以狗象人,你可以向她证明,她对这一推理的过程分辨不清,但她的心却让她一下子撇开这个过程,直接地不承认那个结论。

“不会的,不会……”

她这样说,怎么不会呢,她说不清,也不想去弄清。到后来我就觉得言过其实了,极不高明,找不到权衡事物的真正尺度,人为地把一切看得过份糟糕……于是也禁不住笑了。我本来也不想信那些论证,那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,人们其实是不难弄清楚的!

接下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,我们谈起了别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