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何士光《草青青》(四)  

2012-06-06 08:58:07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样的,又是好些日子一天天过去......

我没有再和小萍说过话。她对于我,是这样的熟识,又这样的陌生。照说,多半还该就这样陌生下去,情形不往往是如此?

但是,我们却亲近起来了。

我不知道生活为什么让我和小萍在这人世的一隅相逢。也许,追究这一点是没有必要的吧,这正是人世的日子!仿佛我不遇见小萍,也会遇见一些什么别的,虽然情形就不定大为两样,但归根结底都是生活的赐予。

当我想起小萍的时候,心里总是这样明亮,因为她本身既明亮,又连带着阳光;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那样的晴朗,而我们的第一次比较多的谈起话来,也是在十月小阳春里的好天气。

那是一个星期天,学校里差不多空无一人。

久雨初晴,同事们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。我们学校教师之间,很有一点“小国寡民”般的不相往来,这样庶几能免去许多是非。我只隐隐地知道,有一位在自家屋里不停地做家俱,我一位反来复去地拆装一架半导体收音机,还有一位一本一本在看医药书,到野外去挖几味草药......那天呢,都看不见他们。

午饭过后,我坐在自己的小屋里,把门打开,让阳光的气息透进来。开始,我读一本残缺的小说,我用一叠旧的练习本从卖食盐的女人那儿换来的,她用它来包杂物;那是一本契诃夫的小说,我清楚地记得我读着的一篇叫《圣诞节的前夜》。......后来,渐渐的,那种时时袭来的,又亲切又忧伤的情绪爬上了我的心头,扩散开来,我把书本放在桌上,让眼光漫无目的地从门限那儿望出去,......那是空无一人的\收割以后被犁开的水田,林木疏落的近山和远山,都不声不响地沐浴在澄清的阳光里;田埂上有一棵杉树立着,孤独地被阳光照得透亮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见屋外的泥地上--我说过了,那儿有一棵桃树,两株李树--响着清晰的脚步声,停了,又响起来。

我站起来,走到门边。

是小萍!

......其实,我已想到是她?或者盼望是她?

她看见了我,赧然一笑,象那天在柳树下一样。“......徐老师......不在......”她说。

我告诉她,徐老师到乡下去了,清早就去的。

她走过来,站在桃树下。

“孙老师,你就住这一间?”

我说是的。

“那么,”她用她的那么明净的眼光看着我,“大家都出去了,你咋不出去玩呢?”

我笑了,告诉她,在屋里坐坐也好的。

“就这样坐着吗?”

“哦,也做一点事情。”

我伸手到衣袋里去掏烟卷,但不在,在桌上,我回过身去取。

她走近了一点,倚在门那儿,打量着我的屋子。

我邀请她是否进来坐一会,她大大方方地进来了,站在我用来作书桌的一张临窗的条桌边。我请她坐,她便在靠着壁板的\我唯一的一张没有漆过的条凳上坐下了。

开始,我们随便地说着点什么,后来,在一次停顿过后,她说:

“孙老师,我觉得你和别的老师不一样......”

“哦,”我不以为然地问她,“什么地方不一样呢?”

她被难住了,明媚地笑起来。但她终于说:

“要我说,我当然说不出;......我觉得你好象在想很多事,心里很苦。”

我似乎受了一击,但撑住着。

“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呢?”

“我也说不出,”她说也许是根据我的态度而觉得自己乱说了话,有些害羞,“我只是,觉得......”

我默然了。一个善良而深情的少女的心,就象一面边一个锈点也没有的明镜,不依靠分析,也不借助推理,就能照见一个人的心灵。而这一种照见,不是为了探索,也不怀别的目的,只因为她有一颗纯洁的心,好比一颗星就有一颗星的星光......

“孙老师,那天你买到了煤油没有呢?”

“哦,”我记不起来,“那一天?”

她笑了,她也说不清楚。

“以后,孙老师你要煤油的时候,让我给你去买!”

“谢谢你,小萍,谢谢了。”

“我和她,很熟的。”

“谁?”

“她,——卖煤油的那个人呀!”

这一次,我笑了,我的思路还没有回过头来。

......后来,我送她出门。她已经走到最远的那一株李树下,忽然又回过身来。

“孙老师,你给我一只油瓶!”

我还没有回答,她兀自笑了;

“不,不用,我家里有的,能找到!”

最后她说:“买好了,我给你送来......”

她走了,年轻、佼好的身影消失在木房的柱子那儿。......她那一天看见我买煤油呢?我想。嗯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从操场上或是小镇的街走过,已经莫名地不象原来那样淡泊,觉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我的背后或侧面注视我;那是一双可爱的眼睛;也许我早已想到{或盼望}是小萍?但却从来没有承认;......现在呢,我好象明白一点什么了。

回到屋里,一眼看见我那黑褐色、不胜陈旧的壁板,我不禁有些疑惑:难道小萍真的来过这里?......我那间末尾而灰暗的屋子,是差不多没有人、而我也以为不会再有人来的!......但是真的有人来过了,刚才,小萍就坐在这张凳上;这儿恍然还有她年轻的容颜,存留着她的铃兰一般的芬芳;她确实是从这人世上走来的,从那一株没有叶片也没有花的桃树下走过来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