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一起走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何士光《草青青》(三)  

2012-06-06 08:55:15|  分类: 珍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就这样在青羊场过着我的日子,满心要瞧瞧它到头来是怎么一个模样。

挂在老柳树上的那截废钢管依旧地敲响,这之中,春天过去了,夏天过去了,雾岚沉重起来的时候,秋天开始了。

开学后不久的一个下午,上完了课,同学们也早已走散,如水的阳光静静地照耀,四下里没有一点声响。不时有一片梧桐树叶飘落下来,先落在瓦檐上,后来又落在泥地上。白天还有好一阵才能过完,我犹豫着,想找一找住在操场边上的徐老师,向他借一份他订阅的外省的报纸。后来我就去了。

徐老师很客气,很快就为我把一本装订好的报纸找出来,并请我抽烟。,要我坐一会。他比我先两年到青羊场,是外地一所著名大学的毕业生,很和气,戴一副镜片裂开了缝的黑边眼镜,头发很浓,说话带着很重的家乡口音。

我一边点燃烟卷,一边想着是不是该留下一会。但烟卷既已点燃,立即走掉是不恰当的,我在一张方凳上坐下了。

我们寻思着,想找一点恰当的谈话。略一停,他就会我沏茶。正在这时,屋外有人叫他。

“徐老师,在家?”

象是一个姑娘的声音,喜悦而亲切的。

“哦,”徐老师停住了往杯子里盛水,微微扬起了头来,“是小萍?进来,请进来!”

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响过以后,一个姑娘来到门槛那儿。她是欢欢喜喜地从窗户那过绕过来的,看见屋子里不光只有徐老师一个人,美丽的眼睛稚气地闪亮了一下,轻轻地“哦”了一声,露出一点惊讶,停住了仿佛她刚才不应该那样欢喜,那神情象小姑娘一样羞怯。

“进来吧,小萍,这是孙老师,不要紧的!”

“孙老师。”

她恭敬地叫我,然后走进来,先是站在桌边,徐老师两次让她坐下,她才坐下了,刚好沾了那么一点椅子。

她的明净和美丽使人很惊愕;而且你还明明感到她的心地一片善良,象白日清风一样,没有蒙受一丝纤尘;......也许,更使人惊愕和感动的,是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年青美丽,她穿着一件白底、带蓝色小圆点的上衣,一条草绿色的长裤和一双棕黄色的凉鞋,那么局促地坐地那儿,仿佛她丑陋,怯于让人窥视。这姑娘是谁呢?我惊异为什么一次也没有看见过她。

我站起身来,开始向徐老师告辞。

徐老师挽留我,小萍也因此显得不安。我略一踌躇,还是告辞了。从徐老师家里出来,穿过空荡荡的、黄泥地的操场时,我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一点怅怅,但不久也就过去了。

我没有想到我后来还会见到那个叫小萍的姑娘,但后来我发现,她是常到徐老师家里来的。不知怎样一来,我常常看见她从那几株老柳树下走过。她走路比较快,微微地低着头,并不看两旁,照直地走过来,又照直地走回去。

她总是在下午,课上完之后,到我们学校里来。天气晴朗,她的整个身姿都显得那样明亮,正是那宽阔的阳光。要是天色阴晦,乌云低低地压着,你抑郁地觉得冬天很快就会来临,那时小萍来了,浅色而单薄的上衣依旧洁净,你就会想起节令实在还是初秋,还有好些天高云淡的日子呢!......雨天,地上泥泞得厉害,有人在操场上疏落地辅上一行石块和破砖头,然后小心地从上面踩过,象走过一座桥;小萍来了的时候,最喜欢这样踩过了,仿佛是一种很愉快的游戏。开始她小心地伸出一只脚,踩好一块砖头,后来加快了脚步,很快地走到尽头;这时候,她的腰肢,她那长长的腿和不时伸开来的手臂,就会显得特别美;她兀自地微笑或皱眉头,十分地孩子气,都是那样的纯洁和甜蜜。......她的略略飘散的发丝,闪亮的眼睛,还有面庞柔和而清晰的侧影,究竟是凭借了什么力量,会显得这样的明媚而感人至深?要想清楚这一点是不容易的。你只能隐隐地想到生命的奥秘、力量和骄傲!

生命的光辉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光辉!人世间的偏远可何妨?如晦的风雨又何妨?只要它的足迹所到,无处不变得一片明亮!......这一点说来也蹊跷,三十年的岁月倥偬地过去了,我才在这青羊场第一次从小萍身上领会到。我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小萍来来去去,心里生出好些捉摸不定的、却是生动亲切的情绪,觉得青羊场的人生也并非是一片黯淡,疑心自己的心地过于狭窄,那实在是不应该、也犯不着的。每逢小萍从我的面前走过,我的心也净化了,净化得一如她的那种诚挚和明洁。我常常因此而想起高尔基的《二十六个和一个》,觉得天才的心诚然是博大的;......但是,许许多多的时候,我心里还是压抑得厉害的,感到一种形秽和不能自容......

后来我知道了,小萍的家就在青羊场的小街上,父亲早已去世,母亲是任教多年的小学教师;她十九岁,没有正式工作,临时在小学里代一点课,从署期开始,请徐老师帮助她补习数学,希望能够把她担任的课程上好......

有一天,对了,这已经是旧历的九月末尾,小萍从徐老师家里离开得迟了一些。我去过厨房了,回来的时候,刚好和她在柳树跟前相遇。远远地看见我的时候,她就显得有些慌张,临了,她停下来,依 样恭敬地叫了我一声。

“孙老师。”

随即她又局促了,仿佛她不知道要不要用眼光看着我。

“哦,.....你现在,才回去?”

“嗯。”

她抬起头来。赧然一笑。

我们就这样分开了。我往前走,穿过操场,开始上几级随便砌起来的石阶,那时我不知为什么停下来,并回过头去。

小萍正望着我。也许我正是感动身后有她的目光,才禁不住回过头的。她站在小路的尽头,就要拐弯的地方,面向着我,并没有什么遮掩。......跟着她就跑开了,也没有什么遮掩,小姑娘一样好奇和羞怯,却显出不以为是做错了什么事。

我不禁笑了,看了一回小路;那时我才发觉,在柳枝的掩映下,小路原也是很动人的,尽头连着一道 浅浅的斜坡,静静地被阳光照亮,上面的灌木丛蒙上一层淡淡的金黄,还有一束石蒜花怒放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